藝術資訊

2019嘉德秋拍:再造億元拍場傳奇

      中國嘉德2019秋季拍賣會于11月16-20日在嘉德藝術中心進行。各專場成交踴躍,捷報頻傳,總成交額25.68億元。

      “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場:

      冷軍不“冷”,中國嘉德成交創最“熱”

      11月16日晚,中國嘉德2019秋拍“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夜場順利收槌,全場上拍40件標的,總斬獲3.34億元,成交率為60%,并有7件拍品超千萬成交。加之,“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日場4702萬元的成交額,本季嘉德“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分共計成交3.81億元,較今年春拍上漲25.4%。其中,最大亮點莫過于當代藝術家們的精彩表現,冷軍、王廣義、白南準刷新拍賣紀錄,冷軍更是一年兩破紀錄。遺憾的是劉小東作品《三峽新移民》在競價至8500萬元時流拍,現當代藝術家畢加索、基弗、草間彌生同樣遭遇流拍令人惋惜。西方現當代藝術徹底進入中國內陸市場還需時日。

      冷軍的《肖像之相——小姜》以3000萬起拍,引起了藏家們的激烈競爭,迅速競價至5000萬、5500萬、5700萬……最終以7015萬成交。打破中國嘉德2019春拍冷軍作品《世紀風景之三》4370萬的成交價,再次刷新個人拍賣紀錄。

      本場的第二高價是靳尚誼的作品《雙人體》。該拍品由藏家珍藏20余年,今首次亮相市場,系藝術家尺幅最大且唯一的雙人體畫作,將造化之神奇與女性之綺麗寓于同一平面之中,深入完整的面貌標志著靳尚誼的古典主義探索走向成熟。

      第三高價來自常玉的《白瓶粉紅菊》。在常玉的藝術生涯中,以花為主題的創作占了很大一部分,其中瓶菊是其最為鐘愛并反復創作的題材。《白瓶粉紅菊》不僅在尺幅上為1929至1931年間最大的菊花作品,更是他描繪最多菊花的作品之一,數十只白菊高昂挺立于花瓶之中,全然生機盎然、欣欣向榮,這顯示了藝術家企圖突破自己的決心,可以說完整代表了他在20世紀30年代于靜物主題的總結與成熟。

      “啟功舊藏金石

      碑帖、法書影本672種”場:

      宛如一部詳盡的中國書法史

      11月18日下午,中國嘉德2019秋拍“啟功舊藏金石碑帖、法書影本672種”作為一個標的上拍,拍品現場以1600萬元起拍,100萬一口加價至2200萬元,之后50萬一口加價至2550萬元落槌,經過近15分鐘鏖戰,加傭金最終以2932.5萬元,被8053號藏家投得。

      “啟功舊藏金石碑帖、法書影本672種”,包括《啟功先生舊藏金石碑帖》一書中出版的啟功先生舊藏金石碑帖319種,及其舊藏晚清至民國時期珂羅版、石印碑帖法書影本352種。包含自先秦金石至近代啟功先生自書碑刻,宛如一部詳盡的中國書法史,是啟功先生書學思想的淵源,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

      雖然啟功先生收藏這么多拓本,啟功先生卻是一個帖學主義者,主張從墨跡中汲取營養。而之所以購買這么多碑帖,一個重要原因還是它們價格不高。他收藏不做投資之用,而主要是為了做學問,做研究,臨習。因此多是普通本,善本并不太多(以《明拓張猛龍》、《火前本真賞齋帖》為個中翹楚)。

      也正是因為這個樸素的動機,他的這些收藏轉而成為一個完整的學術體系。在碑帖之學上,啟功先生的一大貢獻就是開拓了新的研究方法,他一改以往名家學者,如葉昌熾、翁方綱等研究歷代碑帖只重形式,不重內容;只知書法,而略其辭章之習。通過對內容的考證修訂一些文獻和碑帖真偽的認知。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啟功對《孝女曹娥碑》的真偽考證。

      《孝女曹娥碑》歷來被認為是書圣王羲之的作品,被奉為皋臬。學習書法的人很多都有臨習過這篇經典小楷,但絕少有人琢磨過它的具體內容。關于《曹娥碑》內容的漏洞,啟功先生寫到:余嘗考之,其文與《水經注》中所引,殊不相合。《水經》多載名勝古碑,其言自非無據者。且帖中行文隸事,多是節婦殉夫之典,與孝女殉父渺不相關。至于遣詞,尤多紕漏累贅之處,謂為“絕妙好辭”,轉同譏諷。拙作有《絕妙好辭辨》一篇,曾詳論之,茲不復贅。

      嘉德此次這批672種中有啟功先生題簽、批校、題跋本共212種。其中的重要藏品中有幾個最廣為人知的本子,“公藏也無出其右者”,第一個本子就是明拓松江本吳皇象書急就章。

      在西泠印社副社長陳振濂看來,這是一個明拓,也是公認的傳世最舊本。“啟功先生曾經從文獻考證的角度,寫過《〈急就章〉傳本考》,收錄在他的《啟功叢稿》中。如今像啟功先生這樣的學者,再也找不到第二個。”

      “大觀——中國書畫珍品

      之夜·近現代”場:

      潘天壽、李可染再造拍場傳奇

      11月18日晚,中國嘉德2019秋季拍賣會“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近現代”在嘉德藝術中心落槌,81件臻品巨制在近4個小時內總攬6.6145億元。其中,潘天壽《初晴》以2.0585億元成交,李可染《井岡山》以1.38億元成交,雙雙進入“億元俱樂部”。

      18日21時20分,拍賣師宣布:“下面,我們將進行的是一件重要作品……”場上瞬間變得異常安靜,大家都等待著煌煌巨制《初晴》登場。潘天壽的《初晴》(鏡心 設色紙本140.5×364cm 成交價:RMB 205,850,000),從1.2億元起拍,很快叫價就上升到1.5億,場內買家和電話委托買家展開了激烈競爭,當場內后區買家報出1.7億時,場上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又經過一番相持和較量,最終場內后區買家以1.79億元的價格勝出,加傭金,這件煌煌巨制成交價達到2.0585億元。

      潘天壽的巨幅作品目前基本存于博物館、紀念館,因此大尺幅的作品市場流通很少。加之潘天壽先生在中國近現代美術史的地位已有定論,一旦有巨幅精品進入拍賣會,必然誕生天價。而該作的創作背景又是為省政府接待重要賓客的酒店——杭州西子湖畔華僑飯店建成所作,與好友吳茀之的《美意延年》共同懸掛于大堂左右,其重要性與歷史意義不言而喻。

      1959年3月,華僑飯店建成開業,一度是杭州規模最大的建筑。然而由于尺幅巨大,長期懸掛在外容易受損,因而20年后,當時的機關事務局委托美院領導請潘天壽的學生臨摹了一幅同比例的《初晴》替代上墻,并將原作收了起來。自此(1979年),《初晴》原作便再沒出現在公眾面前,至今已有40年。該作也是在潘天壽藝術研究中數次出版過的流傳有緒的作品。

      此外,李可染《井岡山》隆重登場,從9200萬元起拍,短短幾個回合便突破億元,最終以1.38億元成交。作為李可染自存最大尺幅的《井岡山》,緣起于1976年應外交部邀請為大使館特別繪制,其一交由外交部贈予日本“唐人館”,唐人館《井岡山》在中國嘉德2015春拍亮相引起轟動,激烈競價后創下1.265億元紀錄。另一幅李可染珍視異常。1997年,為籌備李可染藝術基金會,由李可染夫人鄒佩珠交由中國嘉德拍賣釋出市場,出現在1997年中國嘉德秋拍“1949-1979新中國美術作品”專場,22年后再次釋出,價格早已非昔日所能比。

      除了兩件億元拍品,其他臻品也在場上不時掀起一個個高潮。齊白石《九秋圖》成交價首先過千萬元,最終以2645萬元成交。吳昌碩《花卉清供冊》緊隨其后,成交價為2530萬元。謝稚柳、陳佩秋夫婦的《竹禽圖》成交價達2242.5萬元。傅抱石《蜀山紀游》以2127.5萬元成交。潘天壽《蓬勃盎然》成交價1552.5萬元,黃賓虹《黃山松谷紀游》以1150萬元成交。

      經過3個多小時鏖戰,“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近現代”實現總成交6.6145億元,成交率74%,在全球經濟低迷的大背景下,這個夜場上誕生的一系列數字,依然令人欣慰。


腾讯欢乐捕鱼大战新版 陕西11选五玩法技巧 帮帮策略 湖北30选5开奖数据 股票开盘竞价规则 体彩辽宁11选五怎么玩 股票行情分析视频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牛 英雄时时乐规则 海南4 1开奖结果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河南快3开奖号码今天 股票大盘下跌 广西快3实时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遗漏值查询 _澳门网上博彩 秒速赛车五码免费计划